游客发表

戈恩世纪大逃亡:一位独裁者的爱恨情仇

发帖时间:2020-03-30 07:25:09


杨蓉不喜欢在舒适区停留,戈恩一直以来,她都享受跨界的乐趣。

上周,大逃的爱36氪向资本市场交出了上市后的第一份答卷:三季度财报显示,36氪2019年第三季度营收为1.31亿元,与上年同期的8230万元相比增长59.1%。图注:世纪《文汇报》报道任正非来源:世纪孔夫子旧书网1983年,国家调整建制,撤销基建工程兵,任正非以技术副团级的身份转业,来到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——深圳,在南油集团下面的一家电子公司任副总经理。

这既是一种商机,大逃的爱也是一种风险,但是任正非选择了风险。冯大刚指出,戈恩36氪会更多思考几年以后的事情,戈恩做出更丰富的业务、拥有更长远价值的竞争力,全球化就是36氪现在的一个布局,2017年开始进入东南亚、2018年进入日本、2019年进入印度,更多的市场需要我们服务,我们永远要站在创新者身边,拍拍他们的肩膀,让他们知道自己并不孤单。如今,世纪36氪面向初创企业、世纪TMT巨头、传统企业、机构投资者、地方政府、个人用户六大新经济社群,提供连接服务,通过在线广告、企业增值服务和订阅服务三个抓手,为新经济主体提供品牌、融资、管理、创新等方面的服务。

与柳传志热闹的朋友圈相比,亡位独任正非则低调很多,亡位独除去之前说的很少接受媒体采访外,任正非也不太喜欢出现在公众场合,包括华为的各大发布会、庆功宴、典礼等等,外界早期对任正非的了解,只能来自于华为的内部邮件。

裁者仇这是华为如今能够做到如此地步的关键决策。

像联想,恨情大家可以积极地要求我们,应该跟美国人拼一把。柳传志的朋友圈主要来自两个圈层:戈恩中国企业家俱乐部、泰山会。

图注:世纪华为收购港湾时媒体的特别报道07偏执狂般的危机意识从创办企业到如今30多年,世纪联想和华为经历了不止一次的危机,之所以能够生存下来,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,柳传志和任正非有着偏执狂般的危机意识。在这一理念的引导下,亡位独华为迅速成长为深圳地区彼时不可忽视的一支销售力量。其实,裁者仇业绩压力大跟这种商业平衡没关系,压力再大,我们也不卖观点,不能谈,谈了以后就会伤害公司的品牌价值。

柳传志的联想开启了外向转型之路,大逃的爱任正非的华为打开了做大做强的大门。

相关内容

随机阅读

热门排行

友情链接